您所在的位置:一带一路>正文

西出阳关有楼兰

聚行业--一带一路 网易   作者: 王晓易  2018-01-14 07:02

一带一路-全文略读:所以两部分组成一部书《楼兰啊,楼兰》,上边“楼兰啊”是缘,后面的“楼兰”是命,讲了楼兰的命,把中华文明特定的部分讲得很清楚。当然现在看西域的文化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,一带一路,跟我们的未来非常有关系...

 湖北日报讯 湖北日报全媒记者 文俊 通讯员 李玟景 从前,西域有个小国叫楼兰。它前后存在了不过百年,却让无数的文学家、考古学家、历史学家为之心醉神迷,它随之也成了人们永恒的梦幻。它到底是什么样的?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楼兰美女之谜魅惑何在?罗布泊什么时候能重回楼兰故地?楼兰在西域到底有着怎样的历史地位? 历史上,无数的人在发现楼兰、书写楼兰方面做出过巨大的贡献,从张骞、班固到瑞典人斯文·赫定、日本人井上靖等等,他们从实地或者典籍中发现楼兰、复活楼兰,构建楼兰…… 作家高洪雷多年来致力于西域文化和民族历史的研究,先后出版了《另一半中国史》《另一种文明》《大写西域》(上下)等讲述西域历史和民族文化的书。久远而厚重的历史总是能够通过他的笔,让我们看到复活的人物,精彩的故事,生龙活虎的争斗和鲜活的爱恨情仇…… 1月11日至13日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,高洪雷新作《楼兰啊,楼兰》发布,著名文化学者、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颐武认为:在“一带一路”的大背景下,重述西域浩瀚而瑰丽的历史是一项事关“文化自信”的大工程,需要各个学科的参与,《楼兰啊,楼兰》既关注了历史,更关注了人,很多故事都让人动容。 月亮般荒凉的地方 希腊神话中说,众神之父宙斯在地球两端分别放出一只鹰,令它们朝对方飞去。看到这个故事时,高洪雷特意打开世界地图,想弄清楚这两只鹰究竟从哪里起飞,在哪里相会。 查阅了大量史料,他惊奇地发现,这则故事其实是一个神谕,因为两只鹰应该分别从地中海沿岸和黄河下游朝内陆飞行,其飞行的路线就是丝绸之路,其相会的地点就是亚洲的心脏——西域。说的更准确一点,是丝绸之路的枢纽楼兰。如果这两只鹰分别代表东、西方文明,西域包括楼兰就是东西方文明汇聚的地方。 沙埋楼兰,是一个千古之谜。为完成这本20余万字的纪实文学读物,高洪雷参阅了几乎所有涉及楼兰、罗布泊、丝绸之路的书籍。 楼兰与罗布泊密不可分。《楼兰》一书以俄罗斯著名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的经历开篇。 清光绪二年(1876),时年37岁的俄罗斯著名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第二次闯入中国。6年前,他从俄国城市恰克图出发,经过库伦(今蒙古首都乌兰巴托)来到北京,为紫禁城的东方气度所深深陶醉。离开北京后,他经呼伦湖、包头、鄂尔多斯,辗转抵达“鸟的天堂”——青海湖。那触目可及的大雁、天鹅、丹顶鹤,那不绝于耳的鸟鸣,那随处可捡的鸟蛋,让自称“业余生物学家”的他流连忘返。此后,他向南深入柴达木盆地,继而登上了巴颜喀拉山,成为向黄河和长江上游挺进的欧洲第一人。他将这次探险经历整理成游记《蒙古,党项人的国家,以及北西藏的荒漠之地》。游记的出版在欧洲引起轰动,他也在一夜之间成为名人。 这一次,他没有舍近求远,而是从中亚直接进入天山北麓的伊宁。他此行的目的地是西藏,但他准备先去塔里木河、丝绸之路古城以及烟波浩渺的罗布泊。期间,他在罗布荒漠里闯入了“一座极大的城市”,但他是一个动物学家,对考古学兴趣不大,因此继续走他自认为重要的路,从而把一个极其重要的发现权拱手让给了下一个探险者。这一发现,就是神秘的楼兰。 发布会上高洪雷说,楼兰的名字很美,它的名字意思就是城镇,但是还有一个人更美,她就是小河公主。2003年一个早晨,新疆考古研究所的所长打开第二块盖板的时候,棺木中出现了一个女性木乃伊,她头戴尖顶毡帽,脚蹬牛皮筒靴,身裹毛织斗篷,胸前别着木质别针,微微闭着双眼,睫毛是卷曲的,上面蒙着一层细沙。这是一个年轻美丽的西方人的脸,脸上绽放着蒙娜丽莎般的微笑。小河公主的发现把楼兰文明史推到3800年前。楼兰有三个名字:第一个名字是小河,那是3800年前。第二个名字是楼兰,是汉代的。汉代以后还有一个名字叫鄯善,存在五百年。尽管它结束了,但它是中华民族文明的一个部分,叫楼兰文明。 一份温润的关怀 发布会上,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、丝绸之路考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沈睿文认为:西域有36国,楼兰名气最大,对楼兰的探险是从对罗布泊的讨论开始的,西方学者想看罗布泊是在哪个位置,早期说它是一个漂移的古国,这时候探险是罗布泊,但是对罗布泊没有一个定论,到后来斯文·赫定继续对罗布泊展开探险,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发现楼兰遗址,斯文·赫定对它进行挖掘,从这开始到后来奥登堡,还有西北科学考察,还有王炳华先生带领的新疆考古所的工作等等,楼兰的一些科考工作逐渐展开。这部书有270多部参考书目,除了学术史的梳理之外,高先生还帮我们梳理楼兰的历史,特别是楼兰地方的历史以及它跟中原中央王朝互动的历史,把学术通俗化,让公众分享学者的学术成果,这已经成为一个趋势。 著名文化学者、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颐武认为:新疆博物馆有一具著名的干尸叫做楼兰美女。新疆发现干尸特别多,沙漠上脱水,保留得栩栩如生,有弹性,因为在沙漠里,摄氏50多度、60度的高温一下子蒸发,蒸发脱水以后干尸保留得特别好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楼兰美女,那个美女的眼睛,现在看,穿过一千多年,还能够跟我们的目光对视。 这部书分两部分,一部分是探究这个现代人怎么和楼兰秘密相遇,这可以说是现代人和楼兰文化的缘分的讲述,讲楼兰缘,一方是西方的考古者,既有殖民主义的色彩,又有发掘这个文化的这些人,他们怎么样和楼兰相遇,现代人怎么和楼兰这个淹没的古文明相遇,前半部分讲了很多。后半部分就是命,讲楼兰这个古文明的命运。所以两部分组成一部书《楼兰啊,楼兰》,上边“楼兰啊”是缘,后面的“楼兰”是命,讲了楼兰的命,把中华文明特定的部分讲得很清楚。当然现在看西域的文化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,一带一路,跟我们的未来非常有关系。另一方面,这个古文明怎么淹没的,怎么在沙漠深处最后消失,怎么被探究出来的,这本身充满了秘密。 史实之上有想象,这个想象就是一份温润的关怀。

 

84
标签: